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只此一生,陪你看風景

無法斑駁的時光裏,你是我的天使,亦是我極力尋找的天堂。沒有你的世界,凝望著深藍的天空,縱使翻越千山萬水,也只願把你尋到。五月,寂寞圍城,我在末世的風城裏,一個人孤獨的看風景。

——題記

(一)淺淡時光

時光若盞,經年不變。也曾執著於花開的絢麗,也曾幻想於煙雨的旖旎,在寂寞中行走,一個人駐足,回首,這樣的日子,太久,太久。

靜如煙雨的青春,悸動的心,在花開的日子,經不起再次的凋零。繁複的情愫,在誰的手掌心中結成琥珀,不願隨時光靜靜長眠?

流水年華,如果可以,請讓我在風輕雲淡中前行,淺淡的時光裏,那些退色的寂寞,閑碎的念想,仍是生命旅途中不可或缺的片段。

在指尖數著年華,不禁懷想,豆蔻的青春是鎖在學校裏的。當熬過了這看似短暫而又漫漫無盡的五天,從學校擁擠著出來,形形色色的摺傘與學生絡繹不絕,不時地回頭,輕瞥,映入眼簾的是各種各樣的神情,以及各種各樣卻漠然的的面容,我卻不認識一人,不禁愕然。

人生也許就是如此無常,正如前些天還日光明媚,轉眼便雷厲風行,這麼複雜這麼簡單的世界,相遇不是那麼容易,相離卻是那麼悲戚。在擁擠中低著頭行走,不過問一切,眼裏蒙上了雨,也不在意。

望著灰濛濛的天空,霧靄沉沉,我的心,也在下著雨。

當我遠離城市的淡漠風煙時,凝望著車窗外,建築如林木般繁多,如琉璃般的色彩碾過我充滿憂鬱的眼眸,忽明忽閃的燈火在我眼眸中跳過,在沉默中邂逅了幾個世紀的憂傷。

安靜的氛圍和死一般淒清,任車窗外不時不間斷刮來的冷瑟的寒風摩擦著我的臉頰,用纖柔的手掌撫摸著自己潤滑的沒有生氣的側臉,不由得感到一陣徹骨的冰涼。

心也許在那一刻也凍結了,而因為太過壓抑,也許早已麻木,甚至連風雨的吹襲也棄之不顧。望著車窗外如網狀的雨絲,仿佛我已經被整個世界遺棄,只是因為我身旁陌生的面孔,那漸近的溫暖,卻不是你,只是陌生人而已。

你對我來說,也許正只是如坐在我身旁,下一刻就會消失不見的過客。我們也許只是陌生人,下一刻的宿命,早已註定。我想,我很想成為你的什麼人,而你,而你最終你又會成為誰的什麼人,誰又能預料呢?

緣分是寫在三生石上的,歷經五百年的風吹,五百年的雨打,才能換來來生的一次擦肩。明明很珍惜,卻又為何會裝作毫不在意。明明很寂寞,卻又為何假裝強顏歡笑。

也許,正是因為不在意,今生,乃至來生,讓我錯過了如此多的不該錯過的美麗。但我就是如此,就是這樣一個淡然的男子,一個安靜的少年,只是靜靜的,如蓮花一般,靜靜的花開,花落,不為誰擾,亦不為誰留。

列車還在筆直的公路上飛馳著,濺起的水花暈倒在靠窗的玻璃上,關上了車窗,給他人留一點溫暖,內心的寂寞也許會消淡。安靜的時光,彼此間的呼吸可聞,不曾倦怠的心找不到歸宿,無法停靠。在生命的旅途中,車窗外的風景一換再換,唯一不變的,是潮濕的心情。

不曾放晴的,不只是天空,也是我的心。

此時,我已不在車上,那些過客始終是要錯過的。瞳孔裏的雨霧已經消散,但風神不在,正如回憶裏的年華,那淡淡的梔子花香,仍在流年的扉頁裏投射出刻骨銘心的日子。

左手的倒影,縱使迷離,在風雨裏仍然顯得如此的微弱。無法觸摸的青春,滄桑的歲月,這份年少的執著是否永不停止?

淺淡的時光,小小的日子,你不在我身旁,一個人孤獨看風景,誰會留意?只有無盡的夜色,和無盡的雨。

在夜色更闌時寫詩,把寂寞的苦楚,以及無法追回的美麗,寫成一行一行深藍的痕跡,寄給時光,亦或是寄給你。從此,願就這樣忘記,不再想起。

(二)無處安放

五月未半,安年亂了妖嬈。究竟紅塵中不住的找尋,卻仍然是一個人在等待黎明的躲藏,包括時光。

傾城的煙雨裏,撐一把帶著花邊的天堂傘,以優雅的姿態透過指尖的夾縫凝視時光。無時無刻,在下著煙雨的天空下,尋找你想到達的天堂。

然而,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,我卻迷失方向。停下尋找的腳步,蹲在潮濕的陰暗的一角,眸子無神的仰望天空,沒有歡喜和無常,有的只是末世的荒涼和你看不見的憂傷。

記憶裏,淺薄的如雲煙的回憶,在我還沒來得及抓緊時碎了一地。沒有日光的日子,在風雨中聆聽寂寞的聲音,忽而鋪天蓋地的狂驟的雨打亂了我的思緒。

此時,心如雨水,無法停歇。

手裏抓著枯瘦的筆,想寫些什麼卻無從下筆。心靈的眷屬,歸附於附圖,山河的美麗我終究無力呈現。在嘲雜的喧鬧的環境中,誰能保持一顆平靜的心態。無法在索然無味之中掙脫,任時光消磨,誰又找到了真正的歸屬?

紙上的素紅,是誰飄零的顏色?暗淡的青春,貌似時光在褲腿上打了個結,勒得緊緊的,所有的寂寞情結不停地在胸口環繞,環繞。我在找一個人,是的,一直在找,在某個幻變的青石路口,在某個無人所知的黑夜,我在尋,我在找,卻一無所獲。

陌上的流年,到如今,飄落於誰的指尖?寂寞的浣花箋,換不回滿紙紅塵的夙願。夜涼如水,又打撈起誰的眼淚?夢幻的塵世美,繁華如煙如雲。許一瓣心香,畫一季芳菲,歌盡訣別,卻仍然無法釋懷。

此時,安靜的環境裏,寂寞像煙火的綻開,無聲而絕美。於千山萬水,渺然無痕間,仿佛又聽到了光亮清澈嗓音唱的天堂。

“何必尋找所謂的天堂,原來我因為你不想再去流浪,情願平凡,不擁有一切也無妨,有你在心上,已然是天堂。”

每次在一個人的時候,聽到這空靈而透徹的聲音,倜然淚下。

不必尋找所謂的天堂,你就是我的天堂,是的,有你在心上,哪里都有陽光,哪里都有天堂。煙雨此時卻已停歇,下一次的煙雨,又會在什麼時候下起,我又在什麼時候再次寂寞,再次想起你。

沒有陽光的日子,幸福無處尋覓。窗外的流嵐漸漸輕柔,以至無聲。偌大的世界,像一條黑色的河流,所有的憂傷,所有的情緒,在此刻翻滾逆流。

白皙而修長的手指敲打著鍵盤,想把每一個字,每一句話都敲到自己心裏。煙雨停歇的時候你在哪里,我的視線翻越深黑的簾幕,卻找不到你。

我們又會何時相遇在人海,卻在還未相遇時就走失在此。光陰以一種殘忍的方式覆蓋過來,?喊變成了淺吟,你的影子在暮色深處緩緩離去。時光的碎片,在我觸摸得到的記憶裏紛飛破碎。

今天無端的思便是明天清白的憶。抑或如此,在五月的風聲雨聲裏,我曾夢見過江南,也夢見過你明媚的淺笑。記憶的青鳥越過時光的荒蕪一路寂寞,棲息在最初約定的地方,如我一樣,日復一日,等待相見的那天。

是否還能相見,是否還會相見,今生,是否永不再見?荒蕪的歲月裏,淺唱暖歌,掩埋最初的失落。在明媚的感傷裏,且聽風吹,吹落遍地瓊花。

文落自此,夜色已深,回憶越來越安靜。

傾盡所有,為與你相遇,為與你最美的相遇。

只此一生,陪你看風景,陪你看最美的風景。

淺淡時光裏,回憶無處安放。淺笑著回憶,我的心裏,還有個如此明媚的你。在雨天,在晴天,抑或在末日,都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,亦是唯一。
返回列表